caca就是從去年的此時開始的..

開始設計發想,一間設計公司要開一家咖啡館,

聽起來容易許多,但因為有更多的想法創意要傳遞,

反而多了更多自我實現的難度.

前陣子看見關於郭台銘先生提出的年輕人只想開咖啡館的說法,

心裡就一直想說點甚麼,

今天,

看見了韓老師寫在聯合報上的文章,

也許可以給有咖啡館夢想的你,

一點點堅持的信心

和一點點往前的勇氣...

一起為"生活"    繼續煮咖啡吧!

 

韓良露   /  開咖啡館賺生活

開獨立咖啡館或許賺不了大錢(但連鎖咖啡館卻可以發展成跨國企業),

然而為什麼全世界仍有不少人夢想要開個小咖啡館呢?

因為,人們想的不只是賺錢,而是賺到一種生活。

開獨立咖啡館是一種生活態度,絕不像企業家郭台銘先生所說的島國思維,

世界上有兩種島,一種島是浮島,

這樣的島和整個大陸沒有牽連,世界上也有的生意,除了賺錢外,和社會、人生並無太多的關連。

但還有另一種與大陸連在一起的島嶼,夢想開咖啡館的人,

都以為他們的工作可以提供其他做夢的人一個美學、思想、藝術、政治開放的空間,

他們的咖啡館也許只是城市裡的小小島,卻是和整個社會文化聯結的島嶼。

郭台銘‧布拉格‧聯合咖啡館

郭台銘先生的企業做的很大,

也許忙到在世界各國飛來飛去時,都沒時間在那些國際城市裡的獨立咖啡館小坐片刻,

因此他也許也不會知道

他擁有古堡的捷克首都布拉格的「聯合」咖啡館曾經是布拉格人多麼重要的思想基地,

提供好幾個世代的人們用詩、小說、冷笑話去對抗各種形式的極權。

開咖啡館也絕非住在島國的人才會有的思維,

世界上最早、最蓬勃發展的咖啡館文化都在歐洲大陸而非島國,

不管是巴黎的「花神」、「兩個蒙古人」,

或是維也納的「哈維卡」、「中央」,羅馬的「希臘人」、柏林的「狂想」,

都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咖啡館的主人並不想把咖啡館經營成連鎖企業大生意,

他們只想提供一個讓作家、畫家、舞者、哲學家、音樂家、演員

以及普通市民都可以高談闊論、靜坐沉思的家,

他們的小生意既不汙染環境也不掏空金融,

不要以為這些賺錢較少的生意人對社會、民生的貢獻一定小過大企業家,

像巴黎的花神咖啡廳對觀光客的吸引力,並不小過重金打造的艾菲爾鐵塔。

開咖啡館也並非年輕人專屬的夢想,

許多中老年人也有同樣的夢想,只是年輕人比較敢做夢,也比較願意把夢想說出來。

我認識一些實踐了他們的夢想的各個年齡層的咖啡館主人,

也許是個只擁有十幾個位子的小咖啡館的中年主人,賺的錢足夠養活自己,

他在努力做好咖啡達人的同時,還可以組團玩樂器。

另外兩個年輕的碩士畢業生,拒絕去當上班族,

她們開的咖啡館還提供年輕人免費展覽的空間,她們也有心情繼續作畫,

目前還有空上課學習做木工家具。

開咖啡館是少數可以結合生活興趣的工作,

也許不見得非是一生一世的工作,

但村上春樹如果不是先開了十幾年的爵士咖啡酒館,

恐怕日後很難成為寫挪威森林的人,

如果許多城市裡沒有願意開小咖啡館的人,

那個城市不管再有錢,都只是一個內心空虛的城市。

周夢蝶‧黃春明‧明星咖啡館

我的香港、上海朋友,從藝術家、學者到企業家等等,

來到台北,最驚嘆的就是台北的小咖啡館文化,

從明星咖啡館成為小說家黃春明、詩人周夢蝶等等的工作室

到現今城南新一代年輕知識分子聚集的小咖啡館,

在這些地方,最能看見台灣的文化、創意與民主、獨立的生活態度。

中國大陸也許這幾年經濟大躍進,

但如果大陸各城市不能開出夠多有文化的小咖啡館,

沒有人會說那裡會是生活的好地方,

因為那裡的人或許還只懂得賺錢,

而不懂賺生活。

(作者韓良露 為南村落總監、生活美食家)

節錄自【2009/11/26 聯合報】

    全站熱搜

    akumaca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